深度:与众不同的比利时黄金一代 2022是最后机会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7-10 18:17

深度:与众不同的比利时黄金一代 2022是最后机会

2018-07-11 14:53来源:足坛欧美汇青训/世界杯/黄金一代

原标题:深度:与众不同的比利时黄金一代 2022是最后机会

7月10日,比利时队在世界杯半决赛上以0-1负于法国队,意谓着欧洲红魔始终无法突破历史、自身以及内心形成的三层瓶颈,象32年前一样,他们再次倒在半决赛上,只不过上一次的苦主是阿根廷,而这一次是法国。

对于比利时来说,能够打入世界杯半决赛,已经是一项了不起的成绩,至少在世界杯之前,很多人都认为比利时将止步于十六强,而小组出线之后,他们连克日本和巴西,闯入半决赛。在半决赛上,他们打了一场漂亮的控球比赛,但却因为无法获得威胁射门,而输掉了比赛。这场失利,对于2010年后,以球星冒尖方式产生的比利时黄金一代来说,当然是一个打击,好消息是,四年后,这批球员也许还有机会。

  半决赛,第一场未进球的比赛

在比利时队此前的五场比赛中,他们一共打入了14粒进球,场均2.8粒进球,因为小组赛里有巴拿马这种鱼腩,这个进球总数似乎没有多少含金量,但进入淘汰赛之后,比利时队在八分之一决赛和四分之一决赛中打入了5球,场均2.5个。

在其余三支杀入半决赛的球队中,法国队在四分之一决赛和八分之一决赛的总进球数为6,场均3个,英格兰和克罗地亚的总进球数为3,场均1.5个。在半决赛的四支球队中,比利时淘汰赛进球数,排在第二位,次于法国。

与法国队的比赛,也是比利时近六场世界杯中的第一场失利,也是第一场未进球的比赛,有人说比利时的边路漏洞太多,但法国队在比赛中的边路漏洞同样很大。只是法国队的中后卫很出色,以乌姆蒂蒂为代表,他在上半场第28分钟,中路的补位,将比利时的右路传中破坏。

比利时队与法国队相比,缺少的就是临门一击。比利时在进攻上,过于依赖两点,一个是阵地战中,中路抢点的任务,通常由卢卡库完成,马丁内斯相信,即使卢卡库不进球,但只要他能在中路,吸引对方后卫注意力,就能象比利时对日本一役中打入的第三球一般,由其他队员绝杀对手。

第二点,依旧是前场过于缓慢的推进速度,唯一能够提供节奏变化的,就是中后场向右边路的地面直塞球,法国队的后防线相当紧凑,这种边路塞球,可以直接打到前场禁区附近,但坏就坏在,这种球最后的处理方法还是传中,还需要卢卡库来抢点。

一番挣扎过后,比利时的进攻又回到原点。没错,法国队本场比赛把博格巴派出来,死死防住了弗莱尼,但弗莱尼并不是站桩中锋,而且他也不适合二前锋的位置。因此,比利时的问题,就是进攻不力。

与之相比,法国队的前锋线也挥霍了不少机会,最后还是依靠定位球来结束比赛。但仔细看一下,比利时队在定位球方面的战术,显然没有法国队丰富,法国队的前点和后点,是经过专门的战术演练,就准备使用定位球在比赛中结果你。

对于比利时自2010年就开始在欧洲全面冒尖的黄金一代来说,这个结果当然是苦涩的,因为他们距离决赛只有一指之遥,而丧失了这一指之遥,四年后,变数很大,不过,仍有希望。

与众不同的黄金一代

我们通常把一支在U20世青赛上夺过冠的球队成员,在其参加世界杯时,称其为黄金一代。葡萄牙的黄金一代,就是指1969年—1971年出生,在1989和1991年世青赛两连冠的葡萄牙青年队班底,其中的代表球员包括鲁伊—科斯塔、菲戈、努诺—戈麦斯、若昂—平托、拜亚,这批黄金一代的绝响,是2004年欧洲杯的亚军和2006年世界杯四强。

在2004年打入欧洲杯决赛后,时年32岁的鲁伊—科斯塔退出国家队,而2006年世界杯之后,时年34岁的菲戈也退出了国家队。自此,葡萄牙黄金一代上演了一幕又一幕的悲剧,他们距离任何一项冠军,只有一场球或两场球的胜利,但均无法到达。

而比利时的黄金一代,与古典时期的黄金一代完全不同,比利时的黄金一代,是他们特殊青训化的结果。

在体系化的时代,一个国家的青训,依靠两种方法,比较有代表的是法国与英格兰。法国是克莱枫丹国家足球学校外加俱乐部青训营,英格兰则是俱乐部的梯队青训。第三个代表是德国,利用足协的规划和财政能力,进行青训规则,英足总也干过。

比利时南部的瓦隆区,是法语区,而北部的弗莱芒区,是荷兰语区。两个大区的民众貌合神离,这也是比利时队一直存在内讧的原因。比利时自身足协,不可能象德国足协那样获得财政拔款来对青训的基地、教练球员进行量化管理,因为比利时联赛自身体量小;比利时俱乐部可以通过自身俱乐部的青训营,将青训球员输送到英格兰俱乐部。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比利时黄金一代的来源,他们是2008年至2011年间,通过比利时青训—英超俱乐部系统、法甲青训系统、荷甲青训系统产生,我们来罗列一下他们的名字。

库尔图瓦(1992年生),出生于比利时根克俱乐部青训营,2011年加盟切尔西;阿尔德韦雷尔德(1989)、费尔马伦(1985),均出生荷甲阿贾克斯训练营,是阿贾克斯在2010年前最后的青训成果,费尔马伦在2009年由阿贾克斯加盟阿森纳,随后又加盟巴萨。

穆尼耶(1991年),190CM的右边后卫,出生比利时布鲁日青训营;孔帕尼(1986年),出生于安德莱赫特青训营,2006年20岁时加盟汉堡,22岁时加盟曼城;费尔通亨(1987年),阿贾克斯青训营;费莱尼(1987年)出生于比利时标准列日青训营,21岁时被埃弗顿买走。

德布劳内(1991年)出生于比利时根克训练营,21岁时被切尔西买入,随后加盟曼城;查德利(1989年),出生于荷甲特温特青训营,2014年夏窗加盟托特纳姆。

比利时10号E—阿扎尔(1991年),出生于法甲里尔青训营;他的弟弟T—阿扎尔(1993年),则出生于朗斯青训营。

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比利时的黄金一代,几乎完全是俱乐部青训体制的产物,不同的是,这些球员来自三个青训系统,比利时本国的青训系统,比如根克、布鲁日、安德莱赫特,接着从本国的青训系统中走出,在20、21、22岁中,加盟英超俱乐部,在英超中成长,代表人物库尔图瓦和孔帕尼;荷甲青训营的产物,包括阿贾克斯特和特温特,代表人物费尔马伦、查德利;法甲青训系统,代表人物阿扎尔兄弟。

因此比利时的黄金一代,与古典时期的黄金一代完全不同,是体系化的黄金一代,由于比利时国内的情况以及足协的弱势,比利时的黄金一代,又是通过各种俱乐部青训营产生,最终让球员在五大联赛中展现实力。

  2022,黄金一代最后的机会

对于比利时队来说,2022年世界杯,才是眼前这批黄金一代最后的机会,当然,对于费尔马伦来说,他很难撑到下届世界杯上,但对于阿扎尔和德布劳内来说,下届世界杯,他们仍然有机会。

因为比利时的黄金一代是由俱乐部青训体系产生,因此比利时队中,内讧传闻一直不断,但在本届世界杯上,比利时队内讧成为最大的一个假新闻,可见,眼前这支比利时队球员,还是足够团结。

本届世界杯结束后,比利时的黄金一代最后的谢幕战将是两年后的欧洲杯和四年后的世界杯,在本届世界杯的中考上,他们表现合格,至少表现的象一支团结稳定的强队。

(搜狐体育 钱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